學校主頁 | 中文 | English
 
 
 
 
當前位置: 首頁>>教師觀點>>正文
 
 

【彭俞超】資管新規、影子銀行與經濟高質量發展

[發布日期]:2020-03-04  [浏覽次數]:

由我院彭俞超副教授與博士生何山合作撰寫的論文“資管新規、影子銀行與經濟高質量發展”發表在《世界經濟》2020年第1期。

由于缺少抵押品和較高的經營風險,中小和民營企業受到更嚴重的信貸約束,融資需求很難通過正規金融途徑得到滿足。一些大型非金融企業將從銀行獲得的超額貸款通過影子銀行轉移給中小和民營企業,實質上充當了信用中介。影子銀行爲企業提供了額外的融資途徑,但如果影子銀行的投資方過于依賴影子銀行業務,則會忽略主營業務,造成經濟脫實向虛的現象。爲抑制經濟脫實向虛,2018年4月頒布的資管新規在認定合格投資者、打破剛性兌付、去除資金池運作、解決多層嵌套、抑制通道業務等方面進行了規範,提高影子銀行活動的參與門檻,降低影子銀行資産的預期收益,進而降低企業參與影子銀行活動的能力和動機。資管新規限制了影子銀行活動,遏制了經濟脫實向虛的傾向。但資管新規發布後,中國卻出現固定資産投資加速下滑和産出先升後降的趨勢,貨幣政策有效性下降。也就是說,雖然資管新規限制了影子銀行活動,但實體經濟反而惡化,貨幣政策有效性也同時下降。

爲解釋這種現象,該文內生了企業的資本投資行爲,通過穩態分析和轉移動態方法詳細研究了影子銀行活動對資源配置效率和貨幣政策有效性的影響。研究發現,限制影子銀行降低了資本邊際收益,這一方面抑制了投資總量,降低了總産出,也減弱了寬松貨幣政策對投資的刺激作用;另一方面使社會資本集中于高效廠商,提高了資源配置效率。動態分析發現,資管新規發布後,限制影子銀行在短期改善了社會的資源配置效率,使産出短暫上升,但在長期內降低了社會的資本持有總量,將抑制經濟增長。這與資管新規發布後投資下降,産出先升後降的趨勢一致。

該文主要有以下幾方面的邊際貢獻:第一,通過理論模型從企業角度詳細刻畫了企業參與影子銀行的行爲,並發現通過改變資本邊際收益是影子銀行影響企業投資決策的主要渠道,豐富了影子銀行相關研究。第二,本文采用理論模型分析了資管新規的宏觀經濟影響,很好地解釋了資管新規出台後的經濟現象,彌補了該研究領域的不足。第三,本文比較了貨幣政策在有無影子銀行的經濟系統中的不同作用,揭示了影子銀行影響貨幣政策的主要渠道。第四,本文研究了影子銀行對資源配置效率的影響,深入探討了資管新規如何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

該文的政策建議在于,雖然資管新規限制了影子銀行活動,提高了經濟發展質量,但一步到位的監管方法也造成了一定的經濟成本。影子銀行産生的主要原因是銀行的差異性信貸政策,是融資約束環境下自發的市場行爲,能夠拓寬中小和民營企業的融資渠道。因此,大力發展多層次金融市場,降低銀行差異化信貸政策,拓寬中小和民營企業的融資渠道才是真正的治本之策。政策制定者應當“疏堵結合”,在限制影子銀行的同時,疏通貨幣政策向中小和民營企業的傳導機制,真正解決中小和民營企業的融資困境,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效果。



上一條:【彭俞超】基于DSGE模型的綠色信貸激勵政策研究 下一條:【張禮卿】全球金融周期、美國貨幣政策和“三元悖論”

關閉